<source id="0nqtn"></source>
      <samp id="0nqtn"></samp>
        <font id="0nqtn"><sup id="0nqtn"><tr id="0nqtn"></tr></sup></font>

        教授觀點

        張曉峰副教授:全民戰“疫”引發的一點思考

        發布日期:2020-06-30 10:35 點擊次數:

        作者簡介:張曉峰,山東大學管理學院副教授、工商管理系主任。主要研究方向為企業制度與公司治理、傳統文化與現代管理、領導力與組織創新等。兼任中國公司治理專業委員會委員、山東省青年社會科學工作者協會秘書長、上市公司獨立董/監事、全國百優案例評審專家、南開管理評論審稿人等。曾在《山東社會科學》、《山東大學學報》等知名學術期刊發表論文累計二十余篇并多次主持教育部人文社科項目和山東省自然科學基金項目。


        突發事件在人類發展史上屢見不鮮,無論是政治、軍事、社會、自然、經濟等,任何一方面的一次突發事件,往往會極大的改變歷史的進程。檀淵之盟、911、SARS、中美貿易戰等,當然也包括這次武漢新冠肺炎引發的疫情。草蛇灰線,伏脈千里,看似偶然的事件背后總有些影影綽綽的必然。此刻以往,皆為歷史,突發事件同樣留有歷史的經驗和未來的鏡鑒。當下,我們結合本次本次疫情有一些思索。

        一、集體組織優勢

        黃仁宇先生在描述中國歷史時,用“立”字作比喻,上面的“一點一橫”,是高層機構;下面的“一橫”是基層組織;中間的“兩點”,是聯系的規則,比如制度和法律。高層機構和基層組織,唯有注入上下之間的聯系,才能形成永久體制。黃先生由此分析中國歷史,特別是明代以后,很重要的一個問題是王朝政府缺乏將基層組織起來的正式制度和方法,由此傳統社會往往容易淪為“一盤散沙”。與之相對應的是,中國共產黨喚醒并重塑了中國社會最基層的力量;新中國成立之后,逐步完善了上下聯結和貫通的規則體系,由此塑造了中國社會無與倫比的組織動員能力。建黨建國的重大歷史經驗和優勢,正是基于以黨中央為核心,全民全社會動員所激發的強大力量。每一次重大事件和突發事件,是對我們這個體制的檢閱,最終也必然會成為組織優勢的再一次體現。

        如果不是本次疫情,我們可能從未像今天這樣強烈地感受到社區、居委會、街道辦,這些基層組織的重要和付出。她們為阻斷疫情傳播所做出的貢獻,是無數人不分晝夜的奉獻和犧牲精神之匯聚。更不用說奮戰在一線的醫護人員。我們的每一次平安,都是因為有千萬人的義無反顧。這種精神同樣與中國各項建設事業一脈相承、一以貫之。可以設想一下,如果疫情發生在其他國家或地區,會演變成怎樣的一種局面?我想不管何種立場、哪個陣營,大概都會同意沒有地方比中國做得更好。當然,也會有人又開始揮舞著自由、人權的大旗,叫囂些連篇鬼話。這就又引出了所謂“普世價值”的問題。

        二、所謂普世價值

        自由、平等、民主,這些觀念深入人心,仿似六合八荒天經地義。其實,自由從來以不妨礙國家利益、他人利益為前提,民主在西方很長時期與暴政相聯系。而所謂平等,如果不是人類自我麻醉的謊言,也只能算作社會為之持續奮斗的迷幻藥。財富、財產和地位的巨大差異,讓自由和平等幾乎淪為笑話。國家組織形式,有數千年的歷史,而民族國家,不過200年;1960年代的美國,正是黑人為爭取基本權利而爆發民權運動的時期;女性能夠接受教育和參加工作,也不過是上個世紀的事。當然,我們絕不是要否定這些理念的價值和意義,只是想說明:第一,所謂的普世價值,并不像潛意識里那么久遠,也從來都不是想象中的美好。第二,如果說自由平等這些基于個體的價值觀念算作普世價值,而人類社會卻是個集體。那么,基于集體主義的中、正、仁、和,是不是也應該算普世價值?或許解決人類社會發展的普遍問題,基于集體的普世價值作用會更大。當然,假集體之名行掠奪和踐踏之實不是。組織同樣需要在個體價值和集體價值之間、個體目標與組織目標之間取得協同。

        三、管理上的思考

        第一,塑造持續卓越的組織能力。任何一個組織都應該形成卓越且持續的組織能力,而這種能力的形成,靠高層的正確決策、中層的積極宣貫和基層堅決執行。這其中的問題是如何確保高層決策科學并貫穿整體組織?辛棄疾講“謀貴眾,斷貴獨”,確保正確決策應該發揮群體的力量并由合適的人負責。這一點毛主席在《黨委會的工作方法》中講得很清楚。(《毛澤東選集》第四卷)中層管理者要學會“在領導者授權的范圍內創造性的開展領導工作”,不能只做留聲機和傳聲筒。打個比方來講,高層一句話,中層要三句話:第一,用下屬可以理解的形式傳遞高層的戰略意圖;第二,探索并指導實現目標的方式方法;第三,確立標準并適時監控。對于基層,則必須把執行力放在第一位,不能以各種理由推諉扯皮。這種一貫性,如同前文的“立”字一樣,是高層機構和基層組織以規則塑造的整體一致性。同時需要剛性的制度與軟性的文化雙管齊下,塑造組織整體在“思想、制度和行為”之間的一貫性。

        第二,在做事中選拔和鍛煉人。事實上,任何一種突發事件發生后信息獲取、傳輸及決策執行,都是多方向、多層次、多渠道、多維度的,這些多維交互,對領導者和管理層快速、準確、有效決策提出了極大考驗。每一次突發事件之后,人們都會從事前、事中、事后做出諸多總結;而再一次發生時,對預警無效、管理失當的質疑也常不絕于耳。每一次突發事件的處理,是組織體制、機制,管理能力、水平的系統檢閱。可以這樣說:戰爭時期,是敵人在選拔參戰部隊的指揮官;和平時期,是突發事件和重大事件在選拔和鍛煉干部。

        第三,重視輿論及化危為機。列寧講,沒有革命的理論就沒有革命的行動。理論輿論武裝與行動行為同樣重要。這次疫情,及時的輿論引導和信息透明公開在有效控制疫情傳播、穩定公眾情緒、承擔國際責任等方面都發揮了重要作用。信息是決策的基礎,信息是一種權力,信息也是一項權利。對于輿情和信息處理,反身而誠,求仁莫近焉。另外,本次疫情對不同行業,有的是沖擊性的壓制,有的是刺激性的催發,同時也可能在一定時期對國際形象產生影響。我們一方面要及時發布科學準確的信息,另一方面要對負面影響有充分的準備和預案。企業要積極尋求危機中孕育的機會。

        西班牙教育部發布推文:人不是病毒,而排外才是。對新型冠狀病毒或任何其他疾病的誤導和偏見不僅危險,還會產生歧視和種族主義。電影《無間道》里面說:“很多時候人未必能改變事,往往是事情改變了人。”總要經歷一些事,才能有人的成長。所謂人的成長與組織發展,詹何對楚莊王說:臣未嘗聞身治而國亂者,又未嘗聞身亂而國治者也。

        做好你自己,是對這個世界最基本的貢獻。惟愿祖國富強,百姓安康!



        版權所有 © 山東大學管理學院   地址:山東省濟南市山大南路27號    電話:0531-88364664   【舊版回歸】

        五月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