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0nqtn"></source>
      <samp id="0nqtn"></samp>
        <font id="0nqtn"><sup id="0nqtn"><tr id="0nqtn"></tr></sup></font>

        教授觀點

        黃瀟婷教授:文旅企業融入疾控體系機制的必要性探究—旅游移動軌跡大數據與流行病學調查

        發布日期:2020-06-30 10:37 點擊次數:

        作者簡介:黃瀟婷,山東大學管理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旅游管理系主任。主要研究領域究包括旅游學基礎理論、旅游者時空行為、旅游規劃理論與方法和旅游移動行為與健康等。主持國家自然基金“基于旅游者時空行為規律的旅游時間規劃方法研究”,并參與多項國家級和省部級課題。學術著作有《旅游者時空行為研究》、《休閑度假城市旅游規劃》,參加編寫《旅游資源開發與利用》、《旅游學概論》、《旅游學導論》等教材,在Tourism Management《旅游管理》、Tourism Geographies《旅游地理》(SSCI)和中文核心期刊《旅游學刊》、《人文地理》等發表多篇學術論文。


        流動性給疾控體系帶來新挑戰

        流動性是現代性的標志,全球流動在近一個世紀大大增強,成為貫穿當代社會現實的新的時代精神。資本、物體、人和信息與日俱增的移動特性正在將一個“社會性的社會”建構成“流動性的社會”。而這次新冠肺炎疫情之所以是新中國成立以來在我國發生的傳播速度最快、感染范圍最廣、防控難度最大的一次重大突發公共衛生事件,不僅由于病毒本身的傳播能力和特點,還疊加了流動人口規模巨大和適逢春節大遷徙的時間段。面對突如其來的疫情,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1月25日召開會議,專門研究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習近平總書記主持會議并發表重要講話,要求各級黨委和政府必須“把人民群眾生命安全和身體健康放在第一位”。同日,廣東、湖南、浙江、湖北、天津、安徽、北京、上海、重慶、江西、四川、山東、云南、貴州、福建、河北、廣西壯族自治區、江蘇、海南、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河南、黑龍江、甘肅、遼寧共24個省、市、自治區啟動重大突發公共衛生事件一級響應,涵蓋總人口超過12億。

        文旅企業融入疾控體系必要性

        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10日在北京調研指導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時強調,“要把全國疾控體系建設作為一項根本性建設來抓,加強各級防控人才、科研力量、立法等建設,推進疾控體系現代化”。事實上,自2003年非典之后,國家在疾控體系建設方面已經逐步加強投入。但是除了體制機制的問題之外,目前的疾控體系距離“現代化”不僅僅是技術手段的差距,還需要疾控理念的現代化。對比17年前的非典與此次新冠肺炎病毒防疫的情況,17年來我國社會現代化特征更加明顯,人口大幅流動給疾控帶來新的挑戰異常艱巨,將流動人群的管理和防疫納入疾控體系現代化機制勢在必行。而文旅企業則是專門服務于流動人群的,要達成將流動人群管理和防疫納入疾控體系,就有必要將文旅企業融入疾控體系。

        對于群體的人類來講,旅游移動涉及的人群規模巨大而且在逐年增長。由世界旅游城市聯合會(WTCF)與中國社會科學院旅游研究中心共同研究編制的《世界旅游經濟趨勢報告(2020)》指出2019年全球旅游總人次為123.1億人次,比上年增加5.38億人次,增速為4.6%。旅游業已經成為我國國民經濟中舉足輕重的戰略性支柱產業,三大旅游市場持續保持高速增長,2019年國內旅游達60.1億人次總收入5.7萬億元,入境旅游達1.45億人次總收入1313億美元。大眾旅游作為現代社會現象既催生了文旅產業的發展,也大大提升了人民群眾的生活質量,但是在流行病學和公共衛生防疫研究中也發現“流動性”給疾病傳播帶來的巨大風險。適逢春節假期,文旅企業紛紛響應疫情需要航班、高鐵、客運等停運或減少班次、景區類場館類閉門、廟會等活動停止舉行。與工業企業不同,文旅企業面臨的最大的問題不單純是復工復產的問題,而是短期內疫情防控對流動性的抑制效應和中長期游客外出旅游的信心恢復問題。面對前所未有的困難與壓力,需要重新審視和反思文旅企業的價值。從旅游移動軌跡大數據與流行病學調查的之間的高度耦合關系來看,文旅企業商業運營中自然積累的旅游移動軌跡大數據不僅在近期疫情防控中能夠體現企業新的社會價值,未來有必要長期融入疾病控制為疾控體系現代化機制建設作出貢獻。

        旅游大數據助力疾控體系精準防疫

        為什么防疫控制要減少流動性?首先來理解一下流行病學中的ABCD人群劃分。A是指有武漢接觸史的人這類人基本都已被找到并隔離B是指A在旅途中遇到的所有陌生人,A與B誰也不認識誰;C是指A最后接觸到的熟人,政府也已經對C進行了隔離;D是指沒有外出的安全市民。在這四類人群中,因為“B”的不確定性,使得D這個規模最大的安全健康人群需要減少外出,從而減低感染的幾率。換言之,只要能最大限度的將“B”這個群體識別出來并且進行有效的隔離觀察,則能夠有效地阻斷病毒傳播路徑,將ABC與D隔離開來。尋找并識別“B”的難度在哪里呢?在于A移動軌跡的精確程度。如果我們只知道A從武漢回到了某地這個大致的軌跡,對于尋找B的幫助就非常有限。以此次新冠肺炎病毒為例,基本的傳播規律為飛沫傳播,空間距離在2米以內。更為重要的是,AB是陌生人關系,通過A的回憶直接尋找不可行;通過A回憶高度精確的多日移動軌跡也不現實。因此,第三方服務產生的基于位置信息的“旅游大數據”在流行病學調查中的價值就凸顯出來了。

        在此次疫情防控中也有應用的案例,比如1月27日,山東省德州市報告確認1例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確診病例。該患者曾于1月22日游覽泰山。經泰山景區調查核實,該患者于1月22日6:45通過天外村安檢通道,6:49通過檢票閘機,乘坐魯J-C****號專線車進山。7:33到達中天門索道站,乘坐索道(2號車廂)到南天門。后經天街抵碧霞祠游覽后原路返回,8:49左右乘坐索道(5號車廂)到中天門,9:22乘坐魯J-C1006號專線車下山,9:45從天外村離開景區。泰山景區通過對該確診病例在景區內移動軌跡的披露,幫助“B”主動確認自己的身份做好相應的隔離和醫學觀察。事實上,在前期智慧旅游軟硬件建設的基礎上,文旅類企業如能將獲取的旅游大數據進行移動軌跡的比照分析,或者將數據共享給疾控系統專業團隊的分析,是可以將A在交通類、景區類、場館類、酒店類等文旅企業服務范圍內遇到的B精確識別出來的。最大程度地將A移動軌跡無縫精確還原,最大限度的將B類人群識別出來,既能夠為疫情防控作出貢獻,也有利于恢復D類健康人群的流動性。

        綜上,文旅產業“吃、住、行、游、購、娛”等產業要素涉及的餐飲類企業、住宿接待類企業、交通類企業、景區類企業、商品零售類企業和文化娛樂場館類企業在移動人群時空行為軌跡數據獲取和追蹤分析方面的軟硬件技術基礎和數據積累,能夠為現代流行病防控提供流行病學調查的數據支持,在疫情發生時能夠通過找到更多的B類人群實現穩定社會生產和人民生活的作用,并能夠有助于建設面向全球流動性不斷提升的現代疾控體系。


        版權所有 © 山東大學管理學院   地址:山東省濟南市山大南路27號    電話:0531-88364664   【舊版回歸】

        五月影院